当前位置:首页 > 浙江 > 邪教杂议 > 正文

谎言重复千遍也成不了真理

2016年04月18日 15:38    作者:高 原    来源:凯风浙江    [纠错]

   

  纳粹头子戈培尔曾经声称,“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正是在这一鼓噪下,纳粹集团编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将德国乃至整个世界推向了战争的深渊。不过,谎言毕竟是谎言,随着纳粹德国的覆灭,戈培尔的这一谬论也随之不攻自破。但在戈培尔之后,一些居心叵测者却依然将这句话奉为圭臬,试图通过不断重复谎言来掩盖不轨图谋,法轮功组织正是如此。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头子李洪志亲自密谋教唆1万余名信徒围攻中央政府所在地,意图向政府施压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制造了“4.25”围攻中南海事件,引起全国人民反对,并最终导致法轮功邪教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可自事件发生至今, 法轮功组织却倒打一耙,声称中国政府对其进行“迫害”,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一谎言,以图混淆视听、掩盖真相。法轮功组织以戈培尔为师以实现不轨图谋可谓用心良苦,但问题是,谎言如果重复一千遍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呢?

  ——谎言重复一千遍,真相会更加水落石出

   

  法轮功组织试图通过不断重复谎言为自己的在“4.25”事件中的丑陋行为开脱,殊不知一个谎言需要一千个谎言掩盖,重复一千遍的谎言会让原有的谎言更加漏洞百出、从而加速真相的水落石出。

  比如,李洪志为了开脱责任,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反复声称对事件毫不知情,强调“我当时在从美国来澳洲的路上”,但李洪志亲手填写的入境卡和出境卡充分证明,1999年4月22号下午5点35分,李洪志乘美国西北航空公司NW087航班从北京入境,24号下午1时30分由于他所搭乘的CA111航班因故取消,于是他又匆匆改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09次航班离境赴香港,在北京总共停留44小时。

  还比如, 法轮功组织声称“4.25”事件中的弟子都是自愿参加,没有任何组织,但“4.25”事件的重要组织者王治文、李昌等都详细供述了事件的组织经过,中层弟子黑龙江鹤岗市原法轮功负责人张景亮也揭露:“我接到一个自称是从哈尔滨打来的电话,说北京的事还没完,让通知学员谁愿去谁去,并要求不准戴法轮功的徽章。现在看,这件事确是有组织的。”更令人生疑的是,在“4.25”事件发生前夕,法轮功在美国的新闻发言人易蓉已经向世界各大媒体发布:最近北京将有大事发生,请密切关注。事件到底是不是蓄意组织不言自明。

  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逻辑:用谎言来否定真相,否定真相的谎言再被进一步的真相否定,在“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中,法轮功组织露出了所有的马脚,从而加速了真相的水落石出,这恐怕连李洪志自己都始料不及。

  ——谎言重复一千遍,各种细节会更加自相矛盾

   

  谎言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用虚假的说法进行堆砌,由于没有真相的支撑,说谎者心无定性,往往会在不同场合中前后不一、自相矛盾、乃至漏洞百出。

  比如,1999年5月2日上午,李洪志在悉尼会见中文媒体时就声称“北京发生事的时候,我正在美国赶往澳洲的路上,因我来澳洲先到布里斯本,那里有我们的学员,完全知道这件事情是在布里斯本。”可到了1999年7月24日,当他接受荷兰电视台采访时表述就变成了 “这件事情的开始和他的结尾我全都不知道……我一回到纽约听说了这件事情……到今天为止,我也跟他们联系不上,所以我整个情况也是在媒体中听说的。”这两个表述中至少有两个明显的自相矛盾:一是5月2日时他声称知道“4.25”事件是在里斯本,到了7月24日就变成了在纽约;二是5月2日时表示在里斯本见到了弟子,到了7月24日就变成了“到今天为止,跟他们联系不上” 。

  李洪志虽然身为“主佛”,但记性还没有灵光到过目不忘的程度,他恐怕只能记得谎话的主干却无法准确描述细节,殊不知细节更能体现事情的真相,谎言重复得越多,细节就越发难以把握,最后恐怕连他自己都根本不记得了。

  ——谎言重复一千遍,不良用心会更加昭然若揭

   

  李洪志反复标榜他“对政治不感兴趣”,多次声称“法轮功不涉及政治”,“4.25”事件也被他描述为一场所谓宗教信众的自由请愿行为,从事件当天他们向政府提出的三个无理要求:要求公安机关立即放人;给法轮功提供宽松的环境;允许出版有关法轮功的书籍人们很容易可以看出,其政治目的就在于将法轮功非法组织组织合法化,以便其形成能与党和政府进行长期抗衡的政治势力。

  而据后来与法轮功决裂的李昌、王治文、纪烈武等人的口述资料显示,当年他们在商议向中央提要求时还有第四条:“法轮功大师要进全国政协。”最初的提议是“当全国政协副主席”,后改成“进全国政协常委”,再后又改成“进全国政协”,最后认为不妥才删去,李洪志的政治野心昭然若揭。

  如果我们跳出“4.25”这一事件,进一步观察法轮功组织逃亡美国之后的行径的话,我们同样可以反证李洪志为何要制造“4.25”事件。逃亡后的法轮功组织继续高唱“不政治”,但他们与反华势力沆瀣一气,充当西方反华势力在人权问题上发难中国的急先锋;与“民运”“台独”“藏独”“疆独”等分子沆瀣一气;与美国情报部门眉来眼去,收受中央情报局等机关的政治资金……政治欲与权力欲是有惯性的,李洪志后续一系列政治行为无疑是“4.25”事件中政治图谋的惯性结果。

  ——谎言重复一千遍,撒谎者会更加招人厌恶

   

  法轮功组织不断重复关于“4.25”的谎言,目的不外混淆视听,将脏水泼向中国政府,可对于那些早已洞见“4.25”真相者,这种不断的重复则会引起他们对法轮功组织更加强烈的反感。

  2015年,法轮功组织就曾在香港举行所谓“游行”,欲为“4.25”招魂,挑起政治分裂,攻击大陆政府,但早已明白真相的香港民众不但对此嗤之以鼻,更对法轮功的滋扰行为进行了有力回击。香港《大公报》接连发布《法轮功扰民阴谋败露》《忍无可忍,港人不再沉默》《团体反法轮功邪教侵港》等文,揭露法轮功的本相,并号召市民对其进行坚决抵制。于此同时,香港民众更自发组织起来,在香港主要街道散发传单、说明真相,与法轮功组织进行面对面的交锋,让香港民众受到了一次生动的反邪教教育。

  法轮功组织的谣言轰炸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谎言重复一千遍,受害者会更加洞明真相

   

  谎言的重复可能起到强化谬论的作用,但这种重复同样也可能引发人们更加冷静和深入的思考,法轮功对“4.25”的谎言轰炸,让很多普通受害者更加洞明真相。

  比如,北京市西城区的原法轮功练习者段建萍,就曾回忆:“我们这些来“弘法、护法”同修们,累了就坐在地上歇一会,没有水喝、没有吃饭……一直熬到晚上都九点钟了,才听到远处有人喊:“大家可以撤了”。这种回忆和反思揭示了法轮功组织为实现政治目的恣意驱使弟子的真相。

  比如黑龙江双鸭山岭西的原法轮功练习者王桂英,反思事件时就指出:“说实话,这次去北京,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花了钱遭了罪,还糊里糊涂不明就里,去不知所往,到不知所为,着实让人狠狠涮了一回,打掉牙往肚里咽,别提多憋屈了。”

  再比如,许多原北京地区的法轮功练习者都反思,法轮功北京地区的组织者事件发生前反复强调“为大法修炼争取宽松环境,这本身也是“弘法”和“护法”,大家要自觉参与到“弘法”和“护法”中来”,还声称正是“最后的机会”,这些反思则充分说明了李洪志等人鼓吹的所谓“自愿”请愿都是一派胡言。

  李洪志高估了自己对弟子的精神控制能力,却不料自己对谎言的反复重复恰恰激发了许多弟子的自我意识,同时也让他们的证言最有力的回击了法轮功组织关于“4.25”事件的谣言。

  谎言说到底就是谎言,就算重复一万遍也成不了真理,戈培尔的谬论早已随着他的死去而被带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法轮功组织的谎言同样走出不同样的宿命。

【责任编辑:湖一亭】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